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都市生活 ›› 《我的少年他披光而来》卖花的朵朵_免费阅读,程天赐,程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《我的少年他披光而来》卖花的朵朵_免费阅读,程天赐,程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《我的少年他披光而来》卖花的朵朵_免费阅读,程天赐,程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佚名-著

133人在追
小说:我的少年他披光而来 小说:都市生活 作者:卖花的朵朵 简介:【治愈、双向救赎】他是不可一世的中二少年,她…
更新到: 状态: 时间:2021-09-03 14:00:37
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精彩章节

小说:我的少年他披光而来

小说:都市生活

作者:卖花的朵朵

简介:【治愈、双向救赎】他是不可一世的中二少年,她是温柔内的乖顺少女;他从城市跌落摔得一身尘埃,她在原生家庭的泥潭越陷越深。他为她努力学习、学习吃辣、学习方言,希望成为照亮她生命的光,殊不知他的到来本身就是一束温暖的光,照亮了她晦涩拧巴的青春。而她的梦想就是看着她的少年向光而去。程野蛮横地抱住她说:“苏静,这次老子不仅自己要走,拖也要拖着你走!”

角色:程天赐,程野

我的少年他披光而来

《我的少年他披光而来》第1章 被转让了免费阅读

“西瓜一斤一块钱,不甜不要钱!”

“江南皮革厂倒闭啦!全场跳楼价!”

程野烦躁地关上车窗,可那些让人烦躁的叫卖声无孔不入。

程天赐往后瞥了一眼瘫在座位上的少年,眉头紧皱。

“程野!你能不能坐好,你现在这样像个什么话!”

程野连一个眼神都不想施舍给他,继续“葛优瘫”的姿势,他想自己一定是最帅的葛优。

但程天赐并不想放过他,也许是拥挤狭窄的街道让他体验了一把更年期的烦躁。

他猛地一个急刹把车停在路边,扯了扯领带,从驾驶座转过身去。

“程野,你能不能有个十七岁少年的样子啊!你这副样子就像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小混混,白瞎了这些年的教育投资!”

后座的少年几乎无视他的愤懑,说出了一句让他顿时炸毛的话。

“毕竟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你以前不也是这条街上的混子吗?你应该庆幸我随你,陈可仪生出来的孩子还不一定像你呢。”

“那是我孩子,不像我像谁!”

程天赐说完这句话后,依旧觉得不解气,可他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下打他一顿,毕竟他这样的“成功人士”最在乎那点一文不值的面子。

他憋着一口气拨通了那个号码。

“出来接我们,在永兴道。”

“好,我这就过来。”

“快点!我还忙着回去呢。”

程野听见他的吼声有些暴躁,他开门走出去,一脚踩瘪了地上的易拉罐。

他对电话那头的所谓亲妈没有一点感情,他只知道她叫蒋茹,是程天赐的糟糠之妻,程天赐在外地赚大钱以后,直接扯着她去民政局办理离婚。

作为补偿,程天赐给她买了一个商铺,好像还给了不少的钱。

不过这些都是程天赐后来娶的老婆陈可仪告诉他的,陈可仪还告诉他说,当时程天赐愿意出二十万,让他跟着蒋茹生活,每月也会支付一定数额的抚养费,但是蒋茹拒绝了。

所以程野对蒋茹没有一丝感情,直到陈可仪这次怀孕,她坚持不懈地给程天赐吹枕边风,加上程野日渐猖狂的叛逆行径,他被转手了。

在他的不知情下,程天赐、陈可仪和蒋茹三人敲定了这个结果,还默不作声地为他办理了转学。

在被动接受的过程中,他几乎没有一点愤怒,甚至还答应给死党寄当地特产,他也想看看蒋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。

可当他真正看到的那一刻,他又迫切地想要逃离。

她穿着灰扑扑的衣服,应该是在那个喊着“全场跳楼价”的商铺买的,齐耳的短发已经有了一些白色,她好像有些局促,所以走近的速度很慢。

程野记得她才三十九岁,比程天赐小一岁,可看起来像是比程天赐大了五六岁一样。

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陈可仪穿着一身名牌,央求程天赐再给她添一套首饰的样子,她还撒着娇说蒋茹比她漂亮多了,这次来可千万不能被她勾走。

这女人编起瞎话来倒是一套一套的,程天赐眼里的厌恶,他看得真真切切的。

程天赐让她上车带路,她自觉地坐上后座,程野迟疑片刻也坐上了后座。

他能感受到她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,虽然没有攻击性,但也足够让他烦躁。

可她不是程天赐,也不是陈可仪,她是他亲妈,起码这一刻他是愿意忍的。

这个镇没多大,一条街和另一条街离得没多远,房屋都特别矮小,两三层的居多。

今天恰巧是赶集日,路上有许多的红帐篷,买着各式各样的东西,穿的用的应有尽有。

喇叭里的叫卖声都是当地的方言,时不时还要避让一下过往背着背篓的行人和摩托车。

这里很少看见汽车,摩托车倒是很常见,不是那种长得炫酷夺目的,而是车身到处都是泥泞,驾驶者戴着土里土气的黄色安全帽的。

程野听着听不太懂的方言,脑袋放空。

程天赐在家偶尔也说方言,但都是骂他的时候,夹杂着各种亲戚和器官,提得最多的就是蒋茹,所以在这之前,蒋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辱骂的符号。

程天赐在前面嘟嘟囔囔,翻译过来就一个意思:这破地方怎么那么多年了都一模一样。

汽车在一个餐馆门口停了下来,这条街有很多这样的餐馆,可是并没有竞争的剑拔弩张,好像大家不是为了赚钱一样。

程野脚刚踏出来,就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青年站在他旁边,他想这个人的衣服一定是和蒋茹一块儿买的,一样的灰扑扑,人也灰扑扑的。

他留着板寸,穿着黑色外套和灰色运动裤,应该是走路摔跤了,裤子上一团黑色,但那双眼睛干净得晃人。

这个人看起来就有些异常,果不其然,青年拉住了他的衣袖,并不蛮横,而是小心翼翼的,想来是之前拉客被教训过。

“哥哥吃饭吗?我妈妈做饭可好吃了,健康又,又卫生。”

程野挣脱他的拉扯,皱眉退后了一步,上天作证,他只是单纯地不喜欢别人的触碰,更何况是一个陌生人,并非瞧不起谁。

蒋茹应该认识这个人,不然他也不会在被拒绝以后躲在她的身后。

蒋茹安抚他:“康康别怕,哥哥只是不想吃饭。康康可棒了,都会帮妈妈拉客了。”

这个叫康康的男生听到表扬后,整个人肉眼可见的开心起来,他准备将目标转移到程天赐身上。

蒋茹没来得及阻止他,他就已经拉住程天赐的西装衣角,程天赐瞬间变脸。

“怎么回事儿啊!有毛病不会管吗?”

程野虽然看不惯程天赐的行为,到底是不想让他难堪,再加上心情的烦闷,在这里和他干一仗真的不太美丽。

蒋茹抿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是把康康护在身后。

店里终于走出来一个人,程野看人习惯先看眼睛,可能那句“眼睛是心灵的窗户”对他熏陶得彻底。

出来的是一个小姑娘,应该和他差不多大,程野没能看到她的眼睛,因为……她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,这几乎挡住了她半张脸。

她系着一件大大的围裙,像是超市搞促销活动送的。

苏静先是微微鞠躬,语气里都是抱歉地说:“不好意思,我哥哥冒犯你们了。”

她似乎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,连鞠躬弧度都铭记于心。

蒋茹急忙打圆场:“没事的静静,快进去帮妈妈吧。”

苏静眼神黯淡了一瞬,她进去也没什么事,今天生意简直惨淡。不过她还是点头拉着苏康进了店里。

推荐阅读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