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古代言情 ›› 公主太难哄
公主太难哄

公主太难哄赵凝儿-著

15人在追
精彩节选 第1章 公主联姻 天骐三十三年,黄道吉日。风凌国公主赵凝儿和天骐的祁王谢世轩成婚的日子。赵凝儿此刻正…
更新到:第7章 先去办事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第1章 公主联姻 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第2章 身世成谜 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第3章 疗伤 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第4章 易容 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第5章 谁才是冒牌货 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第6章 三人食 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第7章 先去办事 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1:16:47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1章 公主联姻

天骐三十三年,黄道吉日。
风凌国公主赵凝儿和天骐的祁王谢世轩成婚的日子。
赵凝儿此刻正被喜娘扶着走向喜堂,拐弯的时候,几个侍女从赵凝儿身边路过。
借着盖头底下的余光,赵凝儿分明看见那几侍女穿着白衣白裤。
这大喜的日子,怎么会穿白衣呢。
正当赵凝儿疑惑之时,喜娘停下了脚步,且让赵凝儿跪到了一个蒲团之上。
“这可是天骐的规矩,王妃且在此侯着吧。”
喜娘离开之后,一阵哀乐就灌入了赵凝儿的耳朵。
赵凝儿越想越不对劲,于是就把盖头扯了下来。
她抬眸望去,只见那高台之上放在一件带血的衣冠。
衣冠的正前方摆着一排排的灵牌。而正中间的灵牌上挂着白花,上面写着谢氏连赢之灵位。
等等,这谢寅不正是去风凌求亲的信使么,怎么就死了?
还有让她堂堂风凌公主在成亲之日来为他守灵,这祁王府到底几个意思!
赵凝儿正想去找人问清楚,谁知刚回过头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人。
来人身穿一件大红喜服,细看之下,此人有着如鹰一般的眼睛和冷峻的横眉,加上那高挺的鼻梁,厚薄适中的嘴唇,简直就是活脱脱的谪仙般的人物。
不用说她也知道,此人除了祁王谢世轩,还能有谁。
“公主可认得令牌上的名字?”
听得出来,谢世轩的声音中透着一股杀气。
赵凝儿直勾勾地盯着谢世轩,讥笑道:“认得又如何,不认得又如何?喜事丧事一起办,还让新娘守灵,祁王府的规矩真是骇人听闻。”
话音刚落,谢世轩就将这大红喜服脱了,露出了白色的丧服。
“祁王这是作甚?”
赵凝儿声音虽然清冷,不过她对谢世轩还是存着些许敬畏的,毕竟这是她仰慕的天骐战神。
谢世轩却在此时,上前捏住了赵凝儿下颚冷声质问道:“既然公主愿意联姻,为何还要对本王的哥哥痛下杀手?”
赵凝儿挣脱谢世轩的钳制住她的手腕,倒退两步,冷眼看着他。
“祁王莫不是说笑,我和你哥哥既无冤又无仇,本公主杀他作甚?”
谢世轩见她不认,将一块雕着风凌图腾火凤凰的令牌丢到了脚边。
“这个你总该认得吧?”
赵凝儿只觉得呼吸一窒,她侍卫的令牌怎么会到了他手里。
“仅凭一个风凌的皇家令牌,祁王就认定是本公主下的手,未免太武断了吧?”赵凝儿冷声道。
谢世轩目光灼灼地盯着赵凝儿,冷声质问道:“那为何本王的兄长近侍,却说兄长是喝了你会客厅的茶点,回程的路上武功尽失,还遭到天凌卫的截杀?”
赵凝儿冷哼了一声,讥讽道:“堂堂祁王居然偏听一面之词,况且本公主不曾见过你兄长。
不成想谢世轩听到此言,却反问道:“既然刺客都能拿着风凌令牌,你这风凌公主的信物何在?”
赵凝儿皱了皱眉,这谢世轩居然怀疑起了她这公主身份。
“你要信物是吧,不知本公主的嫁妆现在在何处?”
谢世轩将赵凝儿打量了一番,半晌才说道:“请随本王来吧。”
片刻之后,赵凝儿就跟随谢世轩来到了祁王府的库房。
赵凝儿扫了一眼这库房,放的居然全是她的嫁妆。
谢世轩冷冷地扫了赵凝儿一眼,冷声道“公主不是要找信物么,找吧,本王等着你。”
她随即走过去,在其中一口箱子中翻找了起来。
可谁知她打开那箱子里所有锦盒,里面的证明她身份的画像,文书全部不翼而飞,就连谢寅送到风凌的独有的谢家的龙凤佩也不见了。
她以为是长途颠簸,这些掉到箱子底下了。
可是箱子底下空空如也,比她的脸还干净。
见此情形,谢世轩招了招手。
顷刻间,侍卫们鱼贯而入,瞬间将整个库房围了起来。
赵凝儿还是不甘心,于是她走向了另一个箱子,随手将那长匣子打开了。
匣子里放着一把长剑,那剑鞘上雕琢这栩栩如生的凤在九天,那是她让人打造的独一无二兵器,风凌剑。
赵凝儿随手将风凌剑拿出,立在了地上。
“如果本公主说,信物被盗了,王爷可信?”
谢世轩眯了眯眼,做了个上的手势。
“将这冒充公主的女贼给本王抓起来!”
凭赵凝儿的武功打赢这些侍卫,生擒谢世轩都没问题。
不过她是为了两个继续交好而来,以后还是要和谢世轩过日子的,所以她不想动手。
“风凌剑是本公主命人秘密制作,整个风凌仅此一把。且极少有人驾驭,不然会被剑气所伤,这把剑王爷应该见过的。”
谢世轩眼中闪过画面,这把剑他确实见过的,不过手持这把剑女子却是红纱遮面,也无法确认她是不是公主身份。
一旁的侍卫首领见谢世轩犹豫,随即提醒道:“信物全无,这剑估计也是冒领的,此言说不定还是她凭空捏造。”
眼见着谢世轩的脸色逐渐阴沉,赵凝儿急忙说道:“不知殿下可还记得两国同时对抗外敌之时,那个在战场上救你的女子?”
谢世轩听到她提起这事,情绪稍缓,对着侍卫挥了挥手。
侍卫们立刻退到了谢世轩身后。
“你不会想说你是救本王的女子吧,不过你恐怕要失算了。”
“因为那名女子本王已经找到可,且已经抬为侍妾。过几日本王就选个吉日,迎她为侧妃。”
赵凝儿难以置信瞪大了眼睛,到底是谁冒充了她的身份。
“既然王爷怀疑本公主的身份,就不怕那女子是知晓了此事,或者是女子身边的人冒充了她的身份?”
谢世轩皱了皱眉,脑海中浮现那日战场上的画面。
那救他的女子身穿一件火红色的骑马装,手握一根长鞭,手中的凤凌剑在女子手中更是关斩将,所向披靡。
而那个他抬为侍妾女子确实柔弱了些。
仔细想来,还是眼前的赵凝儿更像是那日战场上救他的女子,看起来也有那种英姿飒爽的气势。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