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古代言情 ›› 毒医嫡女:逮个太子当老公
毒医嫡女:逮个太子当老公

毒医嫡女:逮个太子当老公瑾瑾子-著

22人在追
精彩节选 第一章 退婚 初春三月,柳梢冒出枝头,微冷的风拂面而来,荡起点点波澜。 玉京城内,一顶红喜轿子颠簸在…
更新到:第七章 嚣张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第一章 退婚 更新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第二章 立规矩 更新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第三章 公然放肆 更新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第四章 撑腰 更新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第五章 药膏有毒 更新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第六章 管家 更新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第七章 嚣张 更新时间:2022-01-09 21:18:54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一章 退婚

初春三月,柳梢冒出枝头,微冷的风拂面而来,荡起点点波澜。

玉京城内,一顶红喜轿子颠簸在街上,喜乐卖力吹打着,试图营造出热闹婚嫁的氛围。

街上两边挤满了围观的百姓,天耀国皇室娶亲,国公侯府嫁女,该是何等排面铺张,可寒酸的是一顶四人抬的轿子,嫁妆也是少得可怜三两箱。

众人无不扼腕叹息,纷纷感叹,“好端端的公侯家小姐,怎么就许给离王了呢,这不是把人往火坑里送么。”

此时,本该昏厥的新娘子,却在晃晃悠悠的轿子中,慢慢睁开了眼睛,转动着清澈的眼眸,打量着陌生的世界。

慕容安明明记得,最后一次执行任务,为了掩护同伴撤离,以身中弹爆炸身亡,灰飞烟灭,连个渣都不剩。

但醒来的时候,已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脑海里涌入不属于她的记忆,这具身体里原主人,与她同名同姓,而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。

原主是国公侯府家嫡长女,本该是集万千荣华于一身,奈何家中主母早逝,是个小娘当家执掌内宅,将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。

今天是因不愿意嫁给残废且性情暴戾的离王,小娘芜如意,找下人狠狠打一顿,灌下能使人浑身无力的软筋散,硬是给塞进的花轿里。

这门婚事就是芜小娘一手操持安排的。

结果下手太重,原主身子本就是个病秧子,惊惧折磨之下,竟在轿子里断气了,而此时慕容安穿越而来。

身上的伤痕仍隐隐作痛,她攥紧衣袖,下定了决心既然老天爷给她一次得以能重生的机会,那她定会好好把握住。

那些曾欺辱过她的人,受到过的伤害,她都会一笔一笔的还回去!

一道声音,打断慕容安的沉思。

迎亲的喜婆子,扬起洪亮的嗓门,“落轿。”

喜乐声戛然而止,轿子帘被掀开,照进刺眼的阳光,嬷嬷肥胖的身躯挪过来,伸手想要去捉慕容安起来。

还没有碰到一片衣角,却挨了一记结实的窝心脚,被踹翻倒在地上。

“哎呦,我的老腰!”嬷嬷摔了一个屁股墩,震惊的看着慕容安,一把扯下头上的红盖头,款款走了下来。

迎着众人惊讶的目光,慕容安看着面前牌匾上金灿灿的三个大字,勾唇勾起一抹弧度,自言自语道:“离王府么?”

这个是人见了都要躲着走的府邸,离王暴虐成性,不知玩弄死多少姬妾,横着抬出去的尸体,一沓接着一沓,又是个瘸腿的残废。

喜婆子做迎亲行当十多年,还真没见过有这样的新娘子,“你你你……”

慕容安凌厉的眼风一扫,锋芒毕露,她瞬间噤了声,支支吾吾的不敢说下去。

常嬷嬷是芜小娘贴身使唤的婆子,扭动着臃肿的身体,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,指着慕容安鼻子,骂嗓道。

“大小姐,今日是你出嫁的日子,一丝规矩体统都没有,简直是丢尽了国公侯府的脸面。”

慕容安脑海里浮现出,常嬷嬷以前是怎么在芜小娘的授意之下,经常欺辱她,以至于现在张口就来。

环顾四周,皆是围观看热闹的百姓。

她红唇轻启,轻笑,“你个奴才,是谁给你的胆量,敢指着主子的鼻子胡言乱语,丢人现眼的东西!”

常嬷嬷见以前和弱鸡似的大小姐,无论怎么打骂,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,怎么突然神采焕发,先是一愣,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言,嚣张气焰渐渐敛了些。

可是明明喂过药的,大小姐手脚无力,软的和没骨头一般,足够撑到晚上洞房,生米煮成熟饭,怎么就出现了偏差呢。

“呵,这就是国公侯府的家教,把女儿教成当街撒泼的泼妇?”

暗哑难听的公鸭嗓钻进了慕容安耳朵里,她转过身子去看来人,正是传闻中的离王殿下。

瘦弱的身躯上兜着艳红喜服,在下人搀扶之下,慢吞吞走过来,微微佝偻着身子,一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模样。

“这桩婚事我从来没答应过,花轿也是被强迫坐上的。”

慕容安风轻云淡的说着,“所以,离王我们退婚吧!”

一语出,众人皆哗然,嘈嘈杂杂讨论声渐起。

离王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,他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慕容安扯下头上的喜冠,三千青丝如瀑一般散落开来,随意的扔到离王脚边,动作利索潇洒。

“谁稀罕当你王妃,你找谁去,老娘不奉陪!”

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做美梦去吧。

离王气得差点背过气去,周围人低声窃笑,更让他无地自容,气急败坏的言。

“好你个慕容安,这种刁蛮恶妇,不配沾染离王府丁点,今日本王就退了你的婚,看以后玉京都里谁敢要你!”

没人要才好呢,正和慕容安的意,她开心答应下,“那多谢离王成全了。”

常嬷嬷一拍大腿,急得额头都冒汗了,这婚可不能退!连忙陪着笑脸打圆场。

“新娘子都送来了,哪有不过门的道理,你们都杵着干什么,还不快请大小姐进去。”

嘴上说是请,五大三粗的家丁们围过来,看这阵势是要架着慕容安硬是塞进门去,她又岂是能任人拿捏的。

有一道道银光划过虚空,凌厉中带着杀气,几个家丁像是撞了邪似的,距离慕容安三步远的地方,全部被撂翻在地,捂着大腿连连哀嚎着。

慕容安讥笑出声,“离王殿下娶的还是正头王妃呢,迎亲这么寒酸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,我把聘礼还给你,离王千万别浪费,留着下次用吧。”

远处正厅堂前,一道玄墨色的身影,如劲松挺直,漫不经心的品着茶,周遭笼罩寒意,让人望而怯步。

太子顾司夜将刚刚那一幕尽收眼底,流露出罕见的惊讶,没想到传闻中,弱柳扶风的慕容安,竟然是个练家子。

浑厚的内力,指尖飞出的银针干脆利落……

慕容安,倒是个意外的存在。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