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都市 ›› 完整版《重生2008:首富从写小说开始》郑经,刘长春 全文免费阅读
完整版《重生2008:首富从写小说开始》郑经,刘长春 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重生2008:首富从写小说开始》郑经,刘长春 全文免费阅读佚名-著

3人在追
小说:重生2008:首富从写小说开始 小说:都市 作者:辣椒炒尖椒 简介:还记得曾经的“蒜你狠”,“豆你玩”,…
更新到: 状态: 时间:2021-07-22 13:14:07
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精彩章节

小说:重生2008:首富从写小说开始

小说:都市

作者:辣椒炒尖椒

简介:还记得曾经的“蒜你狠”,“豆你玩”,“油他去”,“姜你军”“苹什么”“辣你心”吗?曾经的网文爱好者,资深农业媒体人,重生在2008年,靠写小说获得第一桶金。如果你在2009年一月花十万块钱买下了一批大蒜,那么三个月后就可能变成一百万,再用这100万买一批大蒜,那么一年后你可能就会收获2000万!如果你投入100万,好吧,你一下子就财务自由了!

角色:郑经,刘长春

重生2008:首富从写小说开始

《重生2008:首富从写小说开始》第1章 重生2008免费阅读

闭上眼,再睁开眼……

这样的动作郑经已经持续的干了不下十次了,但是眼前的景物没有丝毫变化。

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房顶,以及旁边被爬山虎布满的窗户,还有不断传进耳朵的鸟鸣声,郑经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已经一个小时。

拿起床头的手机,不知道什么品牌的山寨货,彩屏的,九宫格按键,很有一种复古的风格。

看了看上面的时间,2008年10月1日早晨6点29分。

郑经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心情平复,然后穿上衣服起床,走出屋门,看着熟悉的小院,走出家门,看着门口的杏树和枣树,以及不远处刚刚播种不久的小麦地。

深吸一口气,空气很清新,“我这是在梦中还是重生了,如果是梦中,希望这个梦能够长久一些吧。”

正想再出去走走,突然一阵哭声打断了郑经的脚步。

顺着哭声,走进房间,看着躺在床上的小人儿,郑经一下子反应了过来。

这是自己的妹妹,如果没算错,现在还不到四个月,今天早上自己似乎还听到母亲离开时对自己说要照看一下。

赶忙将妹妹抱起来,换了一个尿布,看着依旧在哭,郑经猜测应该是饿了,所以也是把妹妹包裹严实后,带着她朝着地里面走去,这个时候父母正在地里种大蒜。

想到大蒜,这让郑经印象深刻,也可以说是这个家庭一系列悲剧的开始。

因为06年开始,自己上高中,光靠种地已经没办法供自己上学,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当时父亲郑振海也是想到了种大蒜这个办法。

当时农业税取消不久,土地流转还没成为大势所趋,父亲看到别人种大蒜收益不错,也是包了村里面的二十亩地开始种大蒜。

虽然很累,但是07年大蒜的收入挺不错,父亲也是赚了点钱,于是就决定扩大规模,在07年秋季一下子将承包面积扩大到了50亩。

而这却是灾难的开始。

因为用后世的眼光来看,05年和06年正是大蒜价格的一个小高峰。

由于上一个周期刚过,大蒜种植面积减少,所以这两年价格下降,这也就导致大蒜种植面积再次扩大。

到了08年大蒜收获的时候,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,自己家的五十亩大蒜,虽然说不上损失惨重,但是也把前两年赚的钱一下子赔了进去。

而且为了维持下去,不得不向亲戚朋友再次借了几十万块钱,接着种大蒜,毕竟对于老一辈人来说,总想着价格还能上去,说不定下一年就挣钱了。

但是郑经知道,上一世09年的时候,父亲种植大蒜再次损失惨重,因为大蒜在北方地区一般五月份收获。

而09年一二月份大蒜价格来到谷底, 随后两个多月大蒜价格开始拉升,等到五月份大蒜收获的时候,价格又出现了一波下跌,随后再次开始疯狂上涨,最高时涨到了每公斤十几元。

有个故事非常出名,金乡县鱼山镇五名装卸工人当时见到大蒜便宜,合资买入七百多吨大蒜,当时价格仅为每公斤2角4分,以每公斤5元6角出货,他们立刻变身成了百万富翁。

很不幸,记得当年自己家里是在价格底部卖掉了自家的十几万斤大蒜,随后两次的大蒜价格上涨行情全部错过,钱没赚到,还再次赔了不少。

这也给父亲随后不得不外出打工,从建筑工地摔下来摔断了腿埋下了伏笔。

而自己的母亲,刚生完妹妹不到一个月就下地干活,也是给自己的身体留下了后遗症。经常心口疼,郑经也是在后来才听人说起,有好几次都差一点儿晕倒在地里。

后来本来想拉着母亲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,但是母亲怕花钱,一直都没去。以至于就在自己重生前的一年前撒手人寰,那个时候,母亲才55岁。

想到这些,郑经知道,这一切说到底都是钱闹的,那么如果这不是梦,可以说此刻自己手里已经拿到了王炸。

但是如何去利用,郑经还需要好好想想。

接下来的两天,郑经白天帮着父亲下地干活,晚上就一直在分析如何赚到第一桶金。

虽然重生小说看过不少,但是如果真的把自己放到这个位置,发现想要赚钱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。

有人说投资互联网,此刻传说中的BAT早已经大势已成。

而现在正处于智能手机爆发的前夜,可以投资手机或者做手机APP,做移动互联网。

但没资本,没学历,没人脉,只能干看着。

如果有了一定资本,后世大火的围脖、短视频、智能手机、移动互联网以及前景广阔多个巨头入局的农业都大有可为。

想了很多,郑经发现现在有个很好的挣钱机会放在自己面前,那就是跟随着市场,炒大蒜,不过现在还差第一桶金。

如果有了第一桶金,不需要太多,几十万的话估计能赚到几百万,如果有个几百万,那弄不好一下子就达成一个小目标了。

但是这最初的几十万哪里来?郑经对此还没有什么头绪。

虽然自己重生,只要到时候能够劝自己父亲不要在价格低谷的时候卖掉大蒜,直接在价格顶端卖掉,说不定一下子能够赚到七八十万,还掉借的钱应该还能剩下不少。

但父亲是一个固执的人,很大可能不会听自己的。

而且作为一个重生者,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抓住呢?

不过高中是一个封闭的环境,而且高三更是马上面临高考。

现在已经10月份,如何利用这半年多的时间弄到起始资金,这对于郑经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前世大学毕业后,从事过物流工作,平时爱好就是看小说,所以也曾经试图写小说。

重生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文案方面的,自己写过很多新闻稿和纪录片的文案。

此刻郑经有了重拾写作的想法,这是一个挣钱的路子,但是郑经更知道,此刻自媒体还不发达,网络小说倒是正火,此刻某点已经有了年入百万的作者。

这是一个路子,但是郑经也知道,年入百万仅仅是极少数,绝大多数人依旧是用爱发电。

混的稍微好点的估计也就是一个月几千块钱,月收入几万的都不多。

不过毕竟领先了时代十年时间,郑经感觉找一个好的题材,好好规划一下,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。

而想要写小说,首先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要有一台电脑。

当然此时手机已经可以上网,而且已经有了3G网络,不过汲县毕竟是个小县城,网络还覆盖不到这里。

而且就算是覆盖到了,郑经此刻也买不起3G手机,现在的郑经依旧用着不知道品牌的国产杂牌手机,勉强能够上2G网络,能够上网页版的QQ。

想要靠手机写东西,那估计要慢成被下了减速buff的蜗牛!

而且此刻郑经还在住校,也没有一个稳定的创作环境,虽然可以课堂上手写,等有机会了录入电脑,但是郑经还想认真复习下考个好大学,毕竟这是父母的期盼。

想了很多,郑经发现,自己需要外出租房子,而且还需要一台电脑,一根网线。

周日下午回到学校,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有母亲刚给自己的五百块钱,然后还有之前几个月自己省下的五百块钱的生活费,几十块钱的零钱,饭卡里还有一百元。

好吧,现在自己的全部身家一共是1156元,还有一百元在饭卡里取不出来。

之所以这个月母亲给了自己五百元,还是因为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,平时的生活费也就一个月三百元。

不过好在县城消费不高,不乱花钱的话还是够花的。

既然决定了在外租房子,郑经也没有过多犹豫,直接就在学校附近找了起来。

看了几家最后找到了一个附近住户的院子,里面都是一间一间十平方左右的小房子,一共两层,十二个房间,听房东说都是住的二中的学生。

郑经简单看了一下,没什么问题,房租一个月150元,押一付一。

这一下子就去了300块钱,至于洗漱用品和被子褥子,不用重新添置,直接把自己宿舍里面的拿出来就管用。

现在还差一个电脑,不过电脑是大件,动不动都要三四千,自己现在七百块钱肯定不够。

刚付完房租,郑经想着事情正朝着学校宿舍走去,突然被人背后拍了一下。

“假正经,来这么早啊?走,网吧上网去?”

郑经扭头,看着自己的死党刘长春,也是突然间眼睛一亮。

“长春,你知道哪个网吧有二手电脑卖吗?”郑经笑着问道。

“哈,郑经,你准备买电脑吗?但是咱们宿舍不让放啊,而且就算让放,买回来也没有网,只能单机,没啥意思。”刘长春虽然有些诧异,不过还是说道。

“额,我决定搬出去租房住。”郑经开口解释了一句。

“这样的话,南极人网吧正好换新机,有一批旧电脑要出售,他们网管我认识,咱们可以去看看。”刘长春大包大揽的说道。

在刘长春的带领下,最后郑经花了五百块钱,买了一台二手主机,外加一个大头显示器,就是那种和老式电视机差不多的那种老的CRT显示器。

虽然是网吧淘汰下来的电脑,不过郑经试用了一下,速度还行,最后搬到出租屋,又联系房东,花了60块钱连上了房东家的路由器,也算是电脑网线齐全,可以开始工作了。

“假正经同学,这以后我是不是可以来你这里上网啦?”刘长春有些兴奋的说道。

看着兴奋莫名的刘长春,郑经有些无语,“你愿意来就来吧。”

“咦,不对呀,平时咱们住校生出不了学校啊,还有你自己租房住给班主任说了吗?”刘长春突然说道。

听到刘长春这话,郑经也是一下子才想起来,还没有给班主任说,如果班主任不同意,那这一切自己估计都要白忙活了。

说起来已经重生回来好几天了,自己还没见过班主任,如果没记错的话,班主任叫孔祥军,三十岁左右的年纪,平时脸上带着笑,不过那笑容总是给人一种冷笑的感觉。

和刘长春一块来到了老师们的办公室,正好班主任孔祥军也在。

突然看到郑经找他,孔祥军还有些疑惑,不过还是笑着说道:“郑经,今天来找老师有什么事吗?”

看到班主任还知道自己的名字,郑经心中松了一口气,毕竟高三之前,自己在班级里面几乎就是一个小透明,很少引起人的注意,也是到高三下学期,才慢慢有了一些改观。

“老师,再有大半年就要高考了,我想搬出去自己住,这样可以有更安静,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复习。”郑经开口说道。

“搬出去住?郑经,搬出去自己复习你感觉效果会更好吗?”班主任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“老师,我现在成绩不好,搬出去住晚上放学后回去可以多复习一会。”郑经找了个理由开口说道。

“那好吧,你给家长打个电话,只要你父母同意,我没意见,最后半年了,好好努力吧!”班主任说道。

听到班主任这样说,郑经也是赶忙给母亲打了个电话,来之前郑经已经给母亲说过了,班主任听到家长同意了,也就放郑经离开了。

推荐阅读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