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悬疑 ›› 完整版《都市阴司:特别调查员》花小白,叶欢 全文免费阅读
完整版《都市阴司:特别调查员》花小白,叶欢 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都市阴司:特别调查员》花小白,叶欢 全文免费阅读佚名-著

2人在追
小说:都市阴司:特别调查员 小说:悬疑 作者:小猪滚滚 简介:地狱空荡荡人间似炼狱普通的特别调查员叶欢,行走在…
更新到: 状态: 时间:2021-07-22 10:00:14
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精彩章节

小说:都市阴司:特别调查员

小说:悬疑

作者:小猪滚滚

简介:地狱空荡荡人间似炼狱普通的特别调查员叶欢,行走在幽冥与人界,无论魑魅魍魉,还是孤魂野鬼,抑或恶鬼怨灵……身为一个调查事实真相的小角色,他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,以正视听。

角色:花小白,叶欢

都市阴司:特别调查员

《都市阴司:特别调查员》第1章 任务免费阅读

“滴……”

黑色奔驰车狂按着喇叭。

小区入口处的自动抬杆丝毫没有升起的意思。

驾驶座上的女司机将茶色墨镜推到头顶,气势汹汹地打开了车门。

她脚上的趿拉着的平底鞋一下一下打着脚后跟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

保安岗亭里,花小白端坐着,看到奔驰女过来,他用手一指玻璃门上的温馨提示。

上面写着:非本小区业主,一律不得入内。

女司机脸色铁青,用力拍打着岗亭的推拉窗,声嘶力竭的尖叫着:“开门…..”

花小白懒洋洋地站起身,敬了个礼:“您好女士,由于您的车辆系统无法识别,请登记。”

女司机冷笑一声:“登记你M,快给老娘打开闸门。”

花小白又敬了个礼:“您好,我妈不是这个小区业主,登记她也不行的,还是请您正确登记您的信息,谢谢!”

这下子算是捅了马蜂窝了,这个满头花卷毛,身形瘦弱的女人,不知哪来的狂暴之力,用脚狂跺着岗亭,看样子快气疯了。

大约1分钟后,眼见无法迫使花小白出来,她又转过头朝车里喊:“王大富,你TM死了?还不下来。”

副驾驶的车门慢悠悠的打开了,一个愁眉苦脸的矮胖男人下了车。

“快点!”女人大喝一声。

矮胖男人这才走过来,犹犹豫豫地朝花小白点点头:“保安小哥,通融一下,我们真是这个小区业主,就是这个车吧,还没来得及去录入系统。”

花小白仿佛恍然大悟般: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不过您还是要登记一下,这是我们公司的规定。”

男人侧过头,试探地对女人说:“老婆,要不然我们登记一下?”

瘦女人脸色铁青,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,突然闪电般揪住男人的头发,怒不可遏的说道:“王大富,你个窝囊废,你包小三的劲头到哪去了?还买辆奔驰给那个狐狸精,我不管,今天你必须把车弄进小区,否则你就给我滚蛋!”

喊到最后一句,声音都变形了。

男人双手抓住女人的手臂,连声喊疼。

这时候,保安队长闻讯从远处飞奔来了,叶欢紧紧跟在后面。

不用问,肯定是叶欢喊的队长。

队长满头大汗,急急地伸手从岗亭里拿出遥控器,打开了闸门,一边忙不迭的道歉:“不好意思,请进……”

瘦女人放开老公的头发,狠狠的瞪了花小白一眼:“臭保安!你给我等着。”

又狠狠踹了男人一脚:“滚到车上去!”

保安队长点头哈腰地目送夫妻俩进了小区,转过头一脸凶狠地盯着花小白。

叶欢见此情形,推推花小白:“你这么认真干嘛?住这小区的哪个不是身价千万的富豪?你丢了工作还是小事,惹急了人家,连队长都要受连累。”

花小白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:“身为一名保安,必须以保一方平安为己任,怎么能区别对待呢?”

队长听到这句话很欣慰,猛力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,气愤难平地说道:“保你个奶奶个头,说什么大话呢?你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,还保一方平安,赶紧给我滚!”

凭心而论,队长人还是不错的,明知道他脑子缺根弦,还愿意接纳他。

但这小子屡屡给保安队惹麻烦,让队长头疼不已。

叶欢一把将花小白从岗亭里揪出来,半推半拉地往车库走。

花小白极不情愿地犟着头走了,远远的队长还在大叫:“要不是看在你死鬼老娘的面子上,我早叫你卷铺盖回家了。”

这时候,他们已经来到车库入口了,前面一截路黑洞洞的,只能全凭感觉往前走。

叶欢不由的骂了一声:“灯都舍不得安一盏,小气的要死!”

好在两人已经对周围环境比较熟悉了,摸索着前进,不一会就走到了工具房。

花小白掏出钥匙,打开门,估计还是在纠结刚才的事,“叶欢,我只是尽自己的职责,队长为什么还急眼了呢?”

叶欢一脸的嫌弃:“我都彻底无语了,不管怎么说,你也不能不听队长的话,毕竟他还是你舅舅。”

花小白点点头,那倒也是,如果不是舅舅,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疙瘩蹲着呢!

工具间实在太小,除了一张床,一个矮桌,剩下的空间挤满了保洁工具,维修工具,连落脚的地方都没了,他们只好坐到了床上。

花小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“你今天不上班?”

叶欢回答道:“像我这样一个月开不了几单的人,经理才懒的管,等下六点钟回去打个卡,露个面就行了。”

叶欢是地产经纪,日常工作是在社区揽房源,也就是举着牌子死皮赖脸的到处找人搭讪,尽管本市的房产交易如火如荼,他的业绩却一直惨淡。

花小白从床底摸出一瓶可乐,用自己脏兮兮的水杯倒了一杯给叶欢,剩下的他一仰头咕咚咚喝起来。

叶欢接过水杯,看了一眼,拿在手上,接着说道:“幸亏我今天来的早,要不然你跟那个奔驰女还不越掐越狠。”

花小白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:“谁叫我们是好兄弟呢?等下我请你吃快餐。”

这时候,门突然悄无声息的开了,又慢悠悠关上了,屋里昏暗的小灯也开始忽闪忽灭。

两人对望一眼。

叶欢拿起床头一根拖把,撅掉拖把头,敲着矮桌:“出来……”

门“嘭”的一声打开了,一个约摸20岁左右的女孩露出一张圆圆的笑脸,半截身体悬浮在半空,两排糯米牙似乎在闪闪发光。

“叶哥哥,干吗动气呀?开个玩笑嘛!”她语声甜腻地说道。

叶欢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。

花小白倒是很吃这一套,像个木头似的他居然笑的像朵荷花,语气温柔:“颜色妹妹啊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,赶紧过来坐。”

颜色妹妹款款从暗处显现,细细的腰身轻轻扭动着,轻盈而妩媚。

叶欢赶紧站起来,让出位置。

她倒不客气,一屁股坐下去,半侧着身体,含情脉脉注视着花小白。

叶欢实在是忍不下去了,重重的咳了一声:“你们不要每次都来这么一出,好吗?有事赶紧说事。”

颜色妹妹收回目光,用手轻抚秀发:“嗯,今天我来呢,是传达冥界阴司雪城管理局下发的文件,以及指派二位最新的一件任务。”

叶欢又好气又好笑,一个破城隍,叫什么管理局,能要点脸吗?

颜色妹妹从身后的背囊掏出一个卷轴,忽而神秘一笑:“算了,又臭又长,我就长话短说吧!”

原来自从去年冥界扩建后,关于各方管辖权的冲突愈演愈烈,为维护冥界安定,避免越权越界现象的发生,酆都城的高层重新划分了行政区划,并以文书的形式下发到相关人员。

花小白撇撇嘴:“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
颜色妹妹又甜甜一笑,“有关系哦,因为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雪城以外的地方!”

叶欢冷冷一笑,“早料到了,坑爹的玩意。”

颜色妹妹轻叹了口气,又说道:“好消息是,这次派了个美女和你们同行。”

花小白一脸无辜,痴痴地望着颜色妹妹,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雌性一样。

叶欢已经无力吐槽了,抓紧时间问道:“具体地址,联络人,任务内容。”

颜色妹妹双手向前如推窗般,左右一抹,空气里显出一排七彩的大字:风淩渡,桃先生,七月十八。

几秒钟后,字迹慢慢消褪,隐入黑暗中。

风淩渡?叶欢想了想,很久以前似乎听过这个名字,是阳间与幽冥众多连接点之一。

“那任务内容呢?”他问道。

她摊摊手:“由于这次任务比较棘手,到了地方,桃先生会跟你们交接的。”

颜色妹妹歪着头,一张娃娃脸吹弹可破,真让人有保护欲望,白白便宜了花小白这小子了。

正在这时,一阵低沉的鼓声夹杂着唢呐的尖利声,沙沙的脚步声,细听之下,还有如夜枭般的呐喊声。

三人脸色都变了,赶紧肃静低头站立。

十几分钟后,估摸着队伍走远了,叶欢抹抹脸上的冷汗,问道:“颜瑟,什么大人物?”

颜色妹妹名叫颜瑟,但花小白老是口齿不清叫成颜色,所以他们习惯性叫她颜色妹妹。

颜瑟也一改跳脱的语气,说道:“从酆都城过来巡视的大老板,你们最好不要瞎打听。”

花小白这次脑子转的倒是很快,伸手比划个OK,表示已经充分理解了。

颜瑟有些伤感地说:“我要走了,记住七月十八,千万不要迟到了!另外协助你们的人因为有别的任务,暂时无法赶来,但她会准时与你们汇合的。”

两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。

——

作者有话说:

推荐阅读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