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现代言情 ›› 完整版《危险关系:大小姐太凶残!》张妈,栗心柔 全文免费阅读
完整版《危险关系:大小姐太凶残!》张妈,栗心柔 全文免费阅读

完整版《危险关系:大小姐太凶残!》张妈,栗心柔 全文免费阅读佚名-著

8人在追
小说:危险关系:大小姐太凶残! 小说:现代言情 作者:十分咸 简介:【重生+爽文+强强+甜宠】订婚宴上,订婚对…
更新到: 状态: 时间:2021-07-21 19:05:16
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精彩章节

小说:危险关系:大小姐太凶残!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十分咸

简介:【重生+爽文+强强+甜宠】订婚宴上,订婚对象搂着她姐姐,对她说,“我和柔儿是真心相爱的,我不可能和你订婚。” 轮船上,她妈对劫匪说,“放了我儿子!”从始至终没看过她这个女儿一眼。医院里,她姐姐小产大出血,她爸指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她,对医生说,”抽她的血,多少都行。”   她笑着从炼狱中醒来:“这一世该我来讨债了。”一朝重生只为复仇,怎么突然成了大佬的心尖宠?

角色:张妈,栗心柔

危险关系:大小姐太凶残!

《危险关系:大小姐太凶残!》第1章 抽她的血,需要多少抽多少免费阅读

“抽她的血,需要多少抽多少!”

“栗先生,栗小姐的身体状况,如果强行抽血会再次出现生命危险!”

“她本来就活不成了,用她的血能救心柔一命,也算她积德了。”栗城说完,看都没看一眼躺在床上浑身被包裹的像木乃伊的人,转身快步走出了重症监护室。

护士看着躺在床上,心中不忍:“方医生,真的要抽血吗?”

方医生看着床上的女孩,这个曾经是京市第一美人的栗苏,三天前被送来的时候,全身上下都被硫酸腐蚀得面目全非,连那一头曾经令人羡慕的海藻般的长发也被烧光了,只剩下一颗比例形状完美却坑坑洼洼的头颅。

“抽吧!”栗城是她的父亲,她的一切自然是他做主。

护士一边抽血,一边忍不住流泪。谁能想到,栗苏在医院里躺了三天,没有一个人来看她,她的父亲第一次出现,居然是要抽她的血,救因为小产大出血的女儿栗心柔。

她的父亲看见她的第一眼,不仅没对她流露出一丝心疼,反而吩咐医生抽血检验她的血是否健康。

得到医生说出的健康两字后,栗城脸色露出一丝欣慰,他的心柔不用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,不用再等一个小时后才能运来的血了,他残忍的看着床上的栗栀说道:“抽她的血,需要多少抽多少!”

栗苏感觉身体里所有的热量都被强行抽离,被禁锢的身体,突然轻的像一片羽毛。眼前一片浓郁的黑暗,轻柔的身体在黑暗中飘啊飘,始终无法逃离这一片如墨般的黑暗。

突然,耳边响起轰的一声,一道闪电将笼罩的黑幕劈裂,天光大亮。

躺在床上的栗苏,猛的睁开眼睛,眼神茫然的盯着天花板,天花板上挂着一盏昂贵的水晶球灯,空气里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,而是淡淡的茉莉花香。

不是医院?

她猛的掀开被子,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卫生间,低头站在镜子前,深呼吸几口颤抖着抬起了头。

镜子里,站着一个女孩,她肌肤白皙,五官还透着几丝稚气,海藻般的及腰长发自然的微卷着。

她脱掉睡衣,整个人不着片缕的站在镜子前,整个身体的肌肤白皙莹润,没有被硫酸腐蚀。

这里是栗家老宅,不是远东那间废弃的仓库,也不是冰冷的医院。

胃里传来饥饿的不适感,栗苏穿上睡衣推开门,从衣帽间里拿出一双高跟鞋,一步一步的踏着楼梯的台阶朝楼下走去。

她下脚的力道不轻,鞋跟在台阶上发出【哒哒哒】地声音,可直到她坐在了餐桌前,依然没有下人出来。

餐桌上,昂贵又俗气的花瓶里,摆放着她最讨厌的栀子花,浓郁的味道熏的她头脑发昏,栗苏站了起来长臂一挥。

【咚】地一声,花瓶跌落在地,四分五裂。

在厨房里和厨师聊天的张妈,神色慌张的小跑出来,看着碎裂一地的花瓶,连忙蹲下捧起一片碎瓷片:“哎哟,这可怎么办啊?这可是老太太最喜欢的花瓶了。”她不满的看着栗苏,语气责怪:“小姐,你怎么回事啊?这花瓶都摆在桌子正中间,怎么还摔了?”

脚背上划破的血痕,隐隐作痛,眼前这个以奴为主的下人,都在提醒栗苏,她重生了,回到了她十八岁的前一天。

深深呼出一口浊气,沉下去的心慢慢回归。

她讥笑一声,道:“是奶奶最喜欢还是你张妈最喜欢?”

不要以为她不知道,这个张妈每次都以她这个小姐厌倦家中物件为由,从奶奶那里拨款,买一些她自己喜欢的东西,甚至从中吃回扣。

“小姐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张妈心中骇然,脸上却故作冤枉委屈的样子,不过是个爹不疼娘不爱,连老太太都看不上的小姐,知道这些又能把她怎么样?

她可是老太太和太太跟前的红人。

“本小姐又厌倦了这些东西的意思!”栗苏见她那表情就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,朝左边走了几步,在张妈惊骇又心疼的目光中,将餐边柜旁摆放的一人高的花瓶用力一推。

此番动静太大,瞬间将散落在老宅各处的下人都吸引了过来。

张妈见人都聚了过来,立马哭喊道:“我的小姐啊,您要是有气您朝我发,可千万不要再砸东西了,这些儿可都是老太太为了让您转换心情给您买的呀。”

众人一听,顿时就明白了,这小姐怕是又在乱发脾气,看着面的昂贵的碎瓷片,都摇了摇头,心中越发看不惯这个大小姐。

这可都是老太太的一片心意,她却如此对待,难怪老太太宁肯搬离住了一辈子的老宅,都不愿意和她住在一起。

她可知道?她摔坏的这些东西中,随便一个的价格就是他们几辈子也赚不来了。这些东西随便卖掉一个,就可以让很多山区的孩子吃上饭。

“小姐啊,您要实在不喜欢,把它们捐了资助贫困地区吧。”

张妈此话一出,众人就想起了栗心柔,那可真是个善良的小姐,自己舍不得买贵重物品,年年把钱都省下来,亲自买了物资送到山区里。

栗苏勾唇轻笑,真是好手段,也不知道栗心柔给了张妈多少好处,无时无刻都在帮她刷好感度。

“张妈说的倒也不无道理,那就捐吧。”栗苏坐在沙发上,姿势随意却透着尊贵优雅,这是骨子里透出来的。

话落,看热闹的众人立刻一拥而上地搬东西,生怕慢了一秒,这个骄横的大小姐又砸了。

“小姐,都搬完了。”郑管家站在她面前,肢体恭请,眼中的神色却透着轻蔑。

堂堂栗家大小姐,居然被一个张妈牵着鼻子走!

栗苏没说话,起身朝厨房走去,拉开冰箱取了牛奶,倒进玻璃杯中,边喝边朝楼梯口走去。

郑管家微微叹气,家里女佣数十个,小姐却亲自倒牛奶,这客厅里的所有人都当没看见一般。难怪栗总要拿回股权,她在女佣面前都没有一丝威严,她们都将她当做空气一般,她又怎么可能管好整个栗氏。

刚踏上台阶的栗苏去而复还,她站在楼梯旁的杂物间门前,朝郑管家喊道:“郑叔,我记得我去年买的一个青花瓷盘子不见了,是不是放在这里面了?打开找出来捐了吧。”

张妈心中骇然,连忙小跑过来,身体挡在杂物间的门和栗苏之间,笑道:“小姐,那个盘您不是早就送朋友了吗?这里面放的都是些拖把抹布之类的杂物,里面脏乱着呢,您就别进去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栗苏声音很轻,她扯了下嘴角,笑意不明,随意喊出一个女佣的名字:“小琪,钥匙!”

小琪从郑管家身后走出来,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小姐那双眼睛,她感觉了到了不可忽视的压迫力,她有些害怕的舌头打结:“小..小姐,杂物间的钥匙只有张妈有。”

栗苏呵了一声,掀起眼皮露出一双裹着寒意的眼睛:“一个人人可进的杂物间,什么时候变成了和栗家保险仓一样,由一人看管钥匙了?”

——

作者有话说:

推荐阅读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