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纯爱 ›› 最新章节小说 主角江一景,霍执《最猛前男友总想翻身》作者:索年 全文免费阅读
最新章节小说 主角江一景,霍执《最猛前男友总想翻身》作者:索年 全文免费阅读

最新章节小说 主角江一景,霍执《最猛前男友总想翻身》作者:索年 全文免费阅读佚名-著

74人在追
小说:最猛前男友总想翻身 小说:纯爱 作者:索年 简介:【双男主】两年前,霍执骤然从江一景的世界里抽离。两年后…
更新到: 状态: 时间:2021-06-09 14:06:01
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精彩章节

小说:最猛前男友总想翻身

小说:纯爱

作者:索年

简介:【双男主】两年前,霍执骤然从江一景的世界里抽离。两年后,江一景踏入娱乐圈,成为霍执公司新人。热搜:那个超级新星被拍到跟总裁打情骂俏啦!粉丝A:三色堇和江一景双向奔赴,勿cue。粉丝B:孩子正在上升期,造谣者反弹!粉丝C:两个都帅,只要景景开心就可以了。各路吃瓜妖魔鬼怪:我作证,他们是真的!霸总霍执:传媒体,锁词条,撤热搜!灵异,奇幻,娱乐圈,温馨无虐。

角色:江一景,霍执

最猛前男友总想翻身

《最猛前男友总想翻身》第1章 偶遇前男友免费阅读

一年多以前,一群探险家在西部戈壁里,无意中发现一座荒废的村落,令举世轰动。

发现荒村并不是大不了的事,但这个村子的深处,有一个深达百丈的深坑,里面全是无头的尸骨,初步预估,多达千余具。

这个村子在网上被称为“砍头村”,它的地理位置非常偏僻,连卫星地图上都没有过它的影子,也无法从任何古代文献记载中寻得蛛丝马迹。

砍头村的事令各界闹得沸沸扬扬,正规考古的,探险的,甚至盗墓的,看热闹的,多少人马蜂拥而至,差点把山峰踩成平地。

直到确定该村没有任何研究价值,并被设为5A级景点,一路路人终于被天价门票劝退。

一年多以后的现今,事态渐渐平息下去,砍头村也无人再踏足。

正值毕业前夕,宁徽戏剧学院的一帮大学生决定以砍头村为取材地,拍摄恐怖微电影作为毕业作品。

做足准备后,一行人前往砍头村所在的西疆市。

西疆市位于国土西北方向,地域辽阔,但人烟稀少。

前往西疆市的飞机上,乘客寥寥无几。

因是红眼航班,夜深人静,机舱里的人都在熟睡。

头等舱里,霍执合上笔记本,揉了揉抽痛的眉骨,对旁边人低声说,“我去趟卫生间。”

旁边人塞着耳机看电影,没有听见。

霍执起身走到卫生间,刚把手搭在门把上,就有人从后面贴近他的背,一手撑在门上。

霍执皱皱眉,回头看了一眼。

来人是个高大的男人,比身高180cm的他至少高了半个头,身体也比他强壮,很有压迫感。

在头等舱昏暗的光影里,这人一张脸藏在鸭舌帽下,只露出冷硬的下巴轮廓,看起来分外阴翳。

霍执不知道对方是想抢厕所还是怎么样,冷淡地说,“抱歉,这里是头等舱专用,经济舱请去后面的卫生间。”

头等舱里只有霍执和他同伴,没有第三者,而这人也显然不是空乘。

来人低低一笑,“你还是老样子,自以为高人一等,看不起比你穷的人。”

熟悉的声音让霍执猛然一怔,反射性就想逃开,但男人却猛地将卫生间的门推开,再一把拽住他,强行将他带进了狭小的空间。

砰——

门被重重关上,狭窄又昏暗的卫生间里,很勉强地容下两个大男人。

霍执后腰抵着洗手台,男人双手撑在他两侧,上半身朝他压去,让他动弹不得。

“看见前男友就跟看见鬼一样,至于吗?”男人一口咬上霍执的耳垂,像吃棒棒糖一样舔了几下,又玩味地笑笑,“你应该庆幸,至少这里面没有摄像头。要不然,这场景传出去,霍总还要不要做人?”

霍执压制住心慌,难堪地闭了闭眼,一手撑在男人肩头,把人往外头推。

“江一景,你闹够了没有!”

男人脸色一沉,狠声说,“没有!”

他后退一步,取下鸭舌帽,露出一张霍执最熟悉不过的脸来。

男人只有二十一二岁,唇红齿白,眉目如画,脸部轮廓硬朗立体,处于青涩和成熟之间,既帅气俊朗,又清逸纯粹,仿佛未经雕琢的璞玉,清透得让人心惊。

即便是身为娱乐公司老总,见惯了无数美人的霍执,每次面对俊逸而不失明朗少年感的江一景,也得狠狠心动一番。

霍执不敢跟江一景直视,移开视线,低声问,“你怎么会在飞机上?”

江一景哼了一声,刚才那股狠戾劲,随鸭舌帽被摘掉,也在突然间荡然无存。

“学长们让我帮忙拍摄毕业作……”本来已经将目的说出大半的江一景猛然醒悟,随即双手插兜,傲慢地扬起头,“关你屁事。”

擦,过去这么久了,他还是习惯对这人有问必答。

霍执也条件反射般发出老母亲的询问,“你才大三,还没实习,这一趟要去多久?耽误多少天?落下多少课程?跟导员请假了吗?系里批准了吗?机票谁出?你生活费够吗?有报酬……”

江一景嘴角抽了抽,嫌弃地睨着霍执,“你在跟儿子说话,还是跟前男友说话?”

霍执猛然回神,一时哑然。

他都三十岁了,比江一景大太多,以前两人在一起时,就总是要为江一景操心未来,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。

即便分手这么长时间,这习惯一时间还是改不过来。

两人沉默好几分钟,还是江一景率先打破僵局。

“当初干嘛要分手?”

霍执视线下移,盯着江一景脚尖,哑着嗓子说,“不合适。”

“我要听真正的理由。”江一景耐着性子问。

霍执喃喃重复,“不合适,真的不合适。”

江一景内心充满酸涩,“那你提出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不合适?玩完了就扔是吧?分手的时候直接三个字——分手吧,就把我打发了,你当我是可以随便丢随便换的按摩棒呢?”

霍执很想说,要玩也是他被玩。

但他嘴唇嗫嚅了几下,还是没说出口。

关于这个问题,要是真争论起来,江一景能把全飞机的人吵醒。

这是往常无数次情侣吵架,霍执总结出的经验。

江一景苦逼地戴上鸭舌帽,遮掩微红的眼圈,哽咽着说,“你可是我初恋。”

被初恋用完就扔,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卫生间里再度陷入沉默,直到有人到门前砸了两下。

“霍执,你年纪大了便秘,还是掉马桶里穿越异世界了?”

门外的人说着就要推门进来看看情况,霍执立马低吼,“出去!”

那人顿了一下,“还真是便秘?我以为你晕倒在马桶上了。”

随即,那人又走到隔壁卫生间,边撒尿边说,“别看便秘问题不大,其实说明你身体已经出问题了,赶紧去医院看看才对。”

哗啦啦的水声传到这边来,江一景再度压向霍执,并一手搂住他的腰,令二人身体紧密相贴。

他咬住霍执的耳垂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霍执脖颈边。

“隔壁的,是你公司那一哥段则承?”

霍执几度想把他推开,但根本无济于事,只得含糊地嗯了一声。

江一景眼眸微沉,似笑非笑,危险地舔舔唇,“我说呢,一个娱乐公司老总,一个三栖巨腕大明星,干嘛要坐便宜的红眼航班。这是打算避人耳目,度蜜月去?”

霍执无奈地说,“西疆市拍戏而已。”

江一景酸溜溜地说,“你一公司老总,陪旗下艺人去拍戏?你能指导他怎么拍?”

“你别无理取闹,我只是顺便去散散心。”霍执刚想再解释两句,就听段则承走到门口来。

“霍执,你在跟你的便便说话吗?”段则承疑惑地问。

霍执一惊,“回你的位置去,少跟我说话!”

“你害什么羞,这不有门吗,我又看不到你。”

“你没事去看看还有多久飞机落地,别打扰我。”

他唯恐段则承会突然闯进来,挣扎了几下想把江一景推开,但江一景死活不动,两人身体越贴越紧,对彼此的反应都一清二楚。

霍执有点狼狈,干咳一声说,“你别靠太近。”

江一景也注意到两人距离太过亲密,刚要尴尬地移开,但突然想起霍执甩掉他的事情,顿时怒上心头,反而往前顶了顶。

“不让,就不让!”

霍执对这人实在没办法,头疼地说,“都大三了,今年暑假就要开始实习了,成熟点好吗?”

都两年了,这大男孩还是一样幼稚。

推荐阅读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