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悬疑惊悚 ›› 冥道
冥道

冥道我叫洛飞-著

143人在追
精彩节选 开坛作法镇妖驱魔称之为法事,早些年间很普遍,现如今除了在影片中外,现实中很少有人能亲眼目睹。   我…
更新到: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9-14 11:26:04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
开坛作法镇妖驱魔称之为法事,早些年间很普遍,现如今除了在影片中外,现实中很少有人能亲眼目睹。

  我叫洛飞,得了一种天生的怪病,间歇性的心脏骤停,全身冰凉跟个死人一样,父母带我寻遍名医别说是治疗了,就连是什么病都没有弄明白。

  发病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,到现在我已经十八岁了,每天基本‘死’个五六次。

  父母觉得我的病没救了,貌似已经放弃对我的治疗,在八年前给我添了个弟弟,自然对我少了许多父母的爱,他们对我不再抱有希望,只是尽力让我活得开心一点。

  我对喝酒、抽烟、泡吧、打游戏不感兴趣,唯一能引起我兴趣的是看恐怖影片,古今中外不管是妖魔鬼怪还是僵尸、丧尸都是我的最爱。

  这不,看着看着片又犯病了,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,这病虽说我已经习惯,可整天受这样的非人的折磨,让我想死的心都有。

  走出家门,来到熟悉的小河边,望着涓涓细流的河水,心里咒骂着苍天为什么这样对我,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,老天你告诉我,我除了等死之外有什么用?

  越想越难过,正准备一头插入河水里时,耳边突然传来隐约的说话声……

  我家本就在一个小山村里,又是住在村子的最后边,别说是大半夜了就是白天也很少有人来到这里。

  “这大半夜的会是谁呢?”我小声的嘟囔了一声,循着说话声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  一两分钟后,我来到相距百余米的小树林外,看到里面有灯光闪出,随着微风的吹过,光线不停的摇曳着,树枝的投影落在地上张牙舞爪的,吓得我心里扑扑直跳。

  转念一想,我一个随时要死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,大不了,今晚就被带走。

  定了定神,朝着灯光的方向摸进,走进了一看,只见一个身穿道袍的人手持桃木剑,面前摆着一张一米高的法坛,上面摆放着两只龙凤烛,还有一些瓶瓶罐罐,散落着几张黄色的纸张。

  手持桃木剑的道士双眼微闭,嘴里念念有词,桃木剑挑起一张黄纸一晃,黄纸瞬间燃气,在空中快速的一番舞动,留下一个阴阳鱼的图形。

  “人有人道,鬼有鬼道,你既然已死就不能留在阳间,劝说无效,今天只能替天行道了!”

  紧接着,道士将桃木剑往前猛刺,在他三米外开的地方,突然爆出一团火光,火光当中传出凄厉的惨叫声,几秒钟后火光消失。

 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,我心里的兴奋盖过了恐惧,飞一般的跑了过去,扑通跪倒在地,“师傅,收我为徒吧。”

  道士利索的收拾着法坛,对于我的出现连头都没抬一下,“小子,躲在那里看半天了吧,不知道这种事生人勿近的嘛,还是快快离开吧。”

  “我是无意间闯到这里的。”我赶紧解释,“我从小就怀有一颗正义的心,必能承师傅的衣钵,势必横扫天下妖魔的,师傅,你就收下我吧。”

  道士将桃木剑往身后一插,哈哈大笑“你有这份心就够了,修道之人注重悟性,不是什么人都能……”

  听到道士卡主了,我抬头看过去,道士正紧紧的盯着我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“师傅,你这样盯着我看,是不是发现我悟性还不错?”

  “哪个……”道士略微停顿了一下,突然摆了一下手,“小家伙不错,可本道还是不能收你,告辞。”说完就走。

  我这么执着的人,好不容易遇到感兴趣的事,哪能这么容易罢手,起身就追了上去。

  那道士身上背着一大堆的东西速度真快,看上去是慢悠悠的,可我玩命跑也追不上,眼瞅着道士的身影要丢,心里那叫一个捉急,恨不得爹妈再给我生两条腿。

  突然,脚下被绊了一下,整个人往前飞起来,一脑袋撞在了树干上,当场眼前一黑过去了。

 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头疼的像是要炸开一样,忍不住的低吟了一声,很困难的缓缓睁开眼,有三个人影跃入了眼帘,一脸悲痛的父亲,双眼泪水的母亲,还有很开心的弟弟。

  看到父母的表情让我有些意外,这些年我每天都经历生死,他们应该也见怪不怪了吧。

  我心里泛起一阵温暖,要说亲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,感动的看着略显苍老的父母,“爸妈,我能醒过来就没事了,这些年都习惯了。”

  看到我是笑着说的这些话,母亲的眼泪瞬间决堤,“小飞,医生说你……”

  看着母亲两行泪水滑落,父亲在一旁哀声叹气,我心里顿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,难道是我的大限到了?从他们二老的表情里我得到了答案。

  死,我并不感到恐惧,活了十八年就等这一天,如今死期到了,对我而言反而是一种解脱,我望着悲痛的父母淡淡的一笑,“这些年,我们等得不就是这一天么,没什么好难过的。”

  母亲一听‘哇’的哭着跑出去,父亲很是神情的看了我一眼,摇着头长叹了口气,转身也走了出去。

  八岁大的弟弟,一双清澈的眼睛显得很慌,歪着脑袋想了想说:“哥哥不是醒了么,爸妈难过什么?”

 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“弟弟,以后孝敬爸妈只能靠你一个人了,哥哥……哥哥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。”

  弟弟拍了一下挺得的很高的胸口,说:“哥哥你放心,我可是小男子汉了。”

  弟弟也离开了病房,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天花板,心里一下子空空的,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我一个人,是那么的孤独落寞。

  我苦笑了一下,喃喃的说:“活着也是遭罪,能让我这么早解脱也算是老天对我的厚爱……”

  咳咳!!!

  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一旁传来,我转头看去,发现这是一间多人病房,相互之间用帘子格挡起来的,听着咳嗽声像是把肺都快咳出来,我伸手将帘子拉开。

  看到一个满脸皱纹,消瘦的只剩下骨头的老人躺在病床上,全身蜷缩着不断咳嗽。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

类似小说